这里是雏菊的本丸哒哟~

刀剑乙女出产堆放,欢迎来玩~

最近的涂鸦集合,刀刀婶婶刀刀

其实最近在补完叶与的故事,之后有一定概率开个连载,吧?

虽然文章没有人回复的话我也并不想贴出来啦

本次包含龟甲婶(P2),清婶(P3),鲶婶(P7)以及自家女儿和reika家和蛙家的一期婶和不动婶的同框,还啊有七七八八的几个大头

    P9是一年前的分镜草稿,凑数的

P10 是之前二周年的动图,流量注意



200fo的奖励图之后会发表一些构图草稿供中奖者选择,敬请期待?

200fo感谢!!

感觉没啥实感啊,突然就发现自己两百fo了,又咸又糊我也有今天!也是一个小巅峰了23333

谢谢大家的支持٩(ˊvˋ*)و今后我也会继续乱搞下去的XD
为了回馈大家搞个小小的福利!因为上次有人说我黑幕(没有)所以这回就公平一点好了|ω・)و

在这篇文章的评论区回复的第一,第二,第四,第八位可以获得点图一张w共四人!
【放心吧我会找亲友强行评论的所以不会不够的😝】
4月19号晚上11点截止(?)或者说公示结果……?

点图题材限于游戏 刀剑乱舞,不出意外的话是单张彩图,可以画单独的刀或者乙女向刀婶,中奖但是还没有婶婶设定的情况我可以帮你设计哦!

奖品质量嘛,嗯,参考这条,吧……虽然最近越来越闲不知道退步退到哪里去了 http://washinotsumawade-ji-dayo.lofter.com/post/1daffa8b_dc3b0a3

最后再次谢谢大家的关注♥

就任二周年啦!

没有截图(笑

两年前的那个下午dokidoki打开网页,那时只买了三个月的疯狗没想到居然没有在三个月后对这个游戏失去兴趣( ̄▽ ̄)"

当然7月25日也成了一个糟糕的梗wwww


想了想这张还是放在前面(୨୧•͈ᴗ•͈)◞ᵗʱᵃᵑᵏઽ

燐子今年也会不断寻找着命运迷宫的出口,清光光也会思考如何让她获得幸福这一命题,名字即是答(终)案(结)的现实就由相爱的两人亲手打破吧。【剧透吗?不哦。




为了纪念这一天搞了一个特别的小集合,一周年的时候喊的是【铭记与每一把刀的相遇】,这一回虽然没有上一回那么大动干戈但是也是稍微做了一下啦,主题是【那个时候,我和你相遇了】

大概是新刀进门的时候近侍的清光拍的婶婶和新人的照片吧,这样的感觉w

时间是2016.04.14 - 2017.04.14这段时间内来到本丸的刀剑,信浓当时是一六年的四月十二号所以在上一弹里面2333



第一把是极化后的乱乱w

当时极化的消息出来以后我算了一下家里de刀的等级,想着第一个出去的大概就是乱乱了,结果还真是他,極了之后仿佛就是爱豆路了,当时大家还很流行给他打call2333

那是时画了这样一张图w乱乱真可爱啊——总之就是接着这张彩图的后续,这样飞扑过去然后箍住婶婶的撒娇样子(●'◡'●)



然后我家第二个出去的是退退w

老虎变大了小朋友还是小朋友2333

比起其他亲妈只是添加盔甲姿势都不改思春期太太真是大大的良心啊

因为是大老虎所以想画一个吓唬人的姿势,虽然我画的老虎完全不像更别说吓人了wwww



第三个是极化的小前田

家书内容给我的震撼仅次于小今剑〒A〒极化带来影响的每个婶婶都自己心里有数吧,还是看个人的接受程度。

极化后有了大大的帽子,虽然是不太合身的装备但是重要的东西w



第四个是极化的国俊!

看到他登场就想用感叹号!总是吵吵嚷嚷活力满分的男孩子!但是又很会体谅别人,也在默默平衡来派的关系,倒不如说明石这家伙偏心太多真是够了啦,既然一碗水端不平的话国俊就给婶婶来爱吧!【不

带着婶婶去找萤丸!一起分享“变强了”的好消息!这样的感情画出来的图w



第五个是极化的小平野w

一直都是忠实又可靠的孩子,从不会辜负婶婶的期待(*>.<*)数值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又强!

我的第一把欧短_(:3」∠)_极化之后添加了天皇的绶带,真的好御物啊【?



第六个是极化的小夜(~ ̄▽ ̄)~*

作为全刀剣(2017.04为止)最矮,让人忍不住想去爱护他......虽然小夜好冷淡【歌仙委屈.jpg】

看到他就好想吃柿子,也许试着去邀请可能不会被拒绝吧?极化之后怨念感觉更深了,虽然好像和婶婶亲近了一丁点。



第七个是贞酱!!

那次战扩终身难忘!通宵三天!!1200战没有贞酱!!!

然后万念俱灰的把本丸扔给了隔壁家的婶婶,俺无言面对家里的光忠大咖喱_(:3」∠)_【鹤丸:???】

然后my心之友给我肝出来了,大概1500战这样吧——

痛哭流涕了。



第八个是药研巨巨!

极化之后长高了!据扯淡八卦变成168了!之前猜阴影的时候以为他也会带一个信长的兜回来的w结果带了两条毛巾回来。

豁达过头总让人觉得他有点超脱,虽然回来之后看起来是和婶婶关系变好了【?

一直都是小大人,所以回来之后就是质问(?)他不在的时候婶婶有没有干坏事,戳脸其实是骚扰x



第九个是大污龟(-__-)

被立绘给骗了的我,可以说是黑历史了——

图上出现药研是因为是药研聚聚带队带回来的,才第八次7-3BOSS点,给聚聚下跪。

虽然回来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这个家伙其实是个好人,只要不提什么绳子啊,疼啊还是挺乖的【?



第十个是包丁酱!

之前局部图的时候还以为是叔叔辈的,没想到只是因为他七彩斑斓o(^▽^)o

看到台词之后觉得被芝村耍了,人妻?本丸哪来人妻???【。

芝村你是家康的低端黑吧。

但是点心的设定可爱啊!虽然觉得会有虫牙的困扰w

因为这套图用的婶婶是燐子,所以是包丁在蹭她的奶子∠( ᐛ 」∠)_ 加州清光提刀赶来



第十一把,極·今剑。

当时看图透的书信原文的时候我哭了。

突然就被否定了自身存在,换做是我自己的话又会怎么做呢。

一切都是假的,无论是回忆,还是经历。

但是不能逃避,因为是真实的,所以只能忍着泪水和悲伤去接受。

既然你已经失去了过去,那么我就给你未来吧。



第十二把是小秋田w

明明是我的第一把短刀,极化却排那么后面真是对不起٩( ᐛ )و

盔甲真是太复杂了以后打死都不画。

突然的脑洞枯竭所以相当随意的画了个叉腰【。



第十三把是厚君w

其实一般我叫他厚子_(:3」∠)_

盔甲为什么那么多又那么厚啦因为是厚吗?!

非常值得依赖的优等生,去修行学习了兵法战略用人,真是大将的好帮手。

在本丸的时候会一直念叨大将你虽然不行但是有我在你放心,男友力简直ᕕ( ᐛ )ᕗ



第十四把是祖宗_(:3」∠)_

思春期太太今日也安定的画着细胳膊细腿的刀刀,但是看起来的确非常的有祖宗的威严。

声音其实蛮意外的。

婶婶鞠躬是因为老祖宗要尊敬ᕦ( ᐛ )ᕤ【?



第十五把,大典太。

之前限锻锻了13万玉钢他和他兄弟一把没有,可以说是非进地心了。

所以十三万这个梗我会记一辈子的。

连战队概率掉落拼脸,三万多魂的时候突然掉了下来,当时正在分身兼职公主所以没怎么注意笔记本的屏幕上有啥,但是确确实实的听到了“天下五剑”

然后就是如图一样吓掉了手机(メ3[____] 虽然我的手机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想在他的胸上睡觉的第二把刀,第一把是小狐丸【。



第十六把,骚速剑。

因为十三万钢也有你一份所以我也记仇了。

入手日期是2017.01.01,名副其实的新年第一刀。拿到大典太之后就进入了咸鱼模式所以剩下的活动都是一天五千划水过来的。

和被被一样是仿品,但是看起来比被被开朗许多,虽然其实还是很在意仿品身份的家伙|´-д-)-3

想用那个掉剌剌的胸甲装土豆。



第十七把是大包包(づ ̄ 3 ̄)づ

莺丸心心念念的兄弟(?),看到立绘我还想这不是火◉大我吗,然后CV......这不是火◉大我吗?!【。

还有那性格也ry虽然个人来说觉得有点像那个谁(′д`σ)σ

一眼没认出是小宫刀。

但是内番服非常的文明,当时还有人做了和烛台切排排站开健身馆的图,大家都喊着开年卡开年卡wwww

因为大典太到手了所以我一直咸鱼到活动最后一天的凌晨才拿到他。

图是一个梗,暴露了一个shenfen。



第十八把,千子酱wwww

因为知道年底肯定会填大包平的坑,所以接下来就是该填村正刀的坑了。

没想到千子酱你是这样的人(⁄ ⁄•⁄ω⁄•⁄ ⁄)蜻蜓叔叔要得胃癌了吧【。

上半身狂野下半身性感的金刚芭比。

其实不整天说着脱的话也是个好人。

——我本来就只是想画腿w但是实际上按照构图千子酱应该在左边的位置画左侧面,因为现在这样的角度其实是可以看到那把巨大的打刀的。



第十九,极化的博多君w

在大家都盼着胁差极化的时候官方先放出了地下城组的极化(●´3`)~♪

【运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回来后财政管理能力大幅提升被戏称读了MBA回来23333

小帽子可爱w

博多手里是账单,修行回来就发现本丸赤字要打婶婶屁屁了(◞.‸.◟) 



最后是極了的后藤君!

其实并没有长高吧23333

围巾和风衣感觉好hero啊!大家的hero!所以画了どや颜w


久违的诈尸,由于成为了准社畜所以沉迷打游戏产粮效率基本为零_(:3」∠)_


包含啥已经懒得讲了,混入了一些主线的更新有空我再分类吧

药研相关其实我心虚得很,真的ry

最近一个月真的基本什么都没画……当然不是忙只是懒💩要振作了

贴一下之前自己给自己做的周边,婶婶的钥匙扣,自家里的安定婶艾妮|ω・)و ̑̑༉姑且蹭个tag

刀乙女产粮问卷(......)

感谢问卷制作者 @猫伊 太太(~ ̄▽ ̄)~*



填完之后发现好累啊(*>.<*)【。

没逻辑,私设如山,不好好说话注意!


笔名:雏菊,虽然一直想换但是还是算了。


Q1:平时经常产出的刀男是?

A:热门的几位基本都有,吧......个人来说最多的大概是鯰尾?


Q2:有对应的创作审神者人设吗?简略说明一下?

A:基本苏一把刀捏一个姑娘(-__-)

清婶,年幼的怪物,小此木燐子

鲶婶,无邪的公主,塔崎祈千

被婶,洞察的死宅(???),四之宫筱夜【寕】

因为称号(......)懒得想了于是鹤婶,一期婶,安婶,膝婶,浦婶省略(.....)

数珠婶,全知的异端,音无阳乃。

剩下还有嘿西龟甲担的久远寺花空和三日月小狐丸担的武者小路姬尧,以及小乌丸担的鸫子

多的我都快记不住了。 


Q3:一般以怎样的视角描述故事?

A:三人称,旁观视角;刀视角和婶视角容易糊,但是也需要用。

认为能写好二人称的都是神。


Q4:审神者人设原型是自己还是独立架空的角色?

A:基本架空,部分自捏会有我本人的性格的一部分。


Q5:创作审神者的来历和动机?(非创作向可跳过)

A:画可爱的小姑娘(......)之后就基本是【觉得这个刀好,想和他谈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然后就下手捏姑娘去嫖了。


Q6:创作中心在刀男还是审神者呢?想要两位表达什么样的关系?

A:功力不足,正在努力向刀中心靠拢;是爱情啊←或者是纽带啊,之类的。


Q7:选择主要创作对象的原因是?他和你的理想型有联系吗?

A:脸和性格,当然开始创作之后就是源于性格了(●'◡'●);没有。


Q8:那么,除了近侍外,其他付丧神对审神者的态度与关系?会涉及多角恋的成分吗?是如何处理的?

A:各家情况不同分开讨论_(:3」∠)_当然我也不会说全。

①燐子家,很乱......先表白可是鹤丸不是清光,但是ry——她人格魅力(......)在那里所以其实有六位对她有过多思念是不是爱情就不知道了。

②祈千家的鯰尾和物吉算是竞争关系?但是她家背景比较复杂,所以......

③剩下的几位都是一对一,会有关系好的短刀/打刀,只限于当哥哥/好友。

④阳乃和药研的关系说不清楚,无意论的时候也说过药研自己贪心,数珠丸对此不表态。

⑤嘿西←花空←龟甲,三日月→姬尧←小狐丸,小乌丸和鸫子打亲情向的擦边球。


个人认为刀在学习人类的过程会受到非常多的来自审神者感情和思想上的的影响,这种影响会给复数个体带来对审神者疑似爱情的感情是非常正常的事,剩下的还是取决于审神者本人的态度。


Q9:最喜欢创作的题材?图/文可双答

A:

瞎摸鱼,偶尔会掉落很潦草又不知所谓的条漫

文就是段子和各种小日常,正剧各种意义上都太沉重了所以基本不写,比如现存的唯一正剧就是鹤婶那篇须臾光。


Q10:不能接受的创作题材?

A:......为啪而啪?


Q11:说个敏感点的问题,对于“同担据否”的态度?会把别的审神者当做情敌吗?

A:嘿西婶基本都同担据否所以我也ry嘛......情敌倒是不会,各嫖各本丸的也说不上情敌。



Q12:那么,创作期间有什么烦恼吗?

A:眼高手低,懒,干什么都潦草,日常烂尾,挖坑不谈填。


Q13:自己最喜欢的图/文段落是?可以贴出来吗?有什么在意的理由?

A:图就是这张数珠婶了,当初随手一画没想到那么好看(.......),然而并不想回去细化——而且张sai文件丢失啦。


文,嗯......


刀可以活得长,长得不情不愿。
因为活得太长,千年兜兜转转让他深知繁华不过云烟人情不过百年,思念到沉淀不过弹指挥间。
所以最初见面时他就对她说,珍惜生命吧。
“啊?”一头雾水的少女看着一身莺色的他,“莺丸……?”
他不语,四处张望起来:“大包平来了吗?”
“谁???”哭笑不得的她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大包平三个汉字,沾了沾口水贴在自己额头,捏着嗓子叫起来,“没有——”
然后额头就收到了青年的一个不轻不重的手刀。


↑若刃生之如初见wwww

这篇热度太吓人还被嘲了哈哈哈


Q14:自己觉得最尴尬的段落or黑历史是?(可以跳过)

A:图想了想还是不贴了,15年9-11月的图全都是好了。

文.......

——须臾光全文,吧。

.......

...................

.........................................

........................................................唉我有一句那个啥决定不讲了。



Q15:觉得比较有趣/欢乐的段落是?

A:图

第一次合作玩梗,真的笑死,虽然OOC,还是笑死。




“但是我还是喜欢鲶尾,非常非常的喜欢!”

“这样啊……”

哦。

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在说什么?!

虽然她很小声但是听得十分清楚的鲶尾忍不住在大腿上掐了一下,很好,不痛。

啊?

“痛!”怀中的少女发出了喊声。

哦不是自己的大腿啊,算了不是做梦。

不是做梦就好。


两个小智障(-__-)


Q16:创作模式是什么?怎样塑造世界观的?会严格遵守吗?(画手可回答使用工具之类)

A:画图工具一般都是sai,用PS排版嵌字加特效。

基本都是想到什么画/写什么,有没有自相矛盾全凭记忆。

努力遵守,有BUG就去改设定( ̄▽ ̄)"【。


Q17:能描述下创作的世界观吗?或者描述下自己创作的本丸(可复数描写)?

A:

关于世界观:

(共通)

①时之政府从普通人中挑选灵力达标者成为审神者,有丰厚的工资和回现世探亲的假期,但是工作内容会严格保密,探亲期间向审神者亲属提供的理由是上学/上班出差。

②鼓励审神者与刀产生恋爱关系。

③审神者工作为合同制,到期会重新评估灵力水平能否续约,不合格者/放弃续约者将被消除记忆遣返现世。在合同期内死亡者有一定几率直接消除记忆遣返,也有可能是真的死了。

④时之政府不断探索着灵力与人与刀剑的关系,会进行一些匪夷所思的实验。

⑤审神者们基本来自正确历史中的不同的时间线。


关于本丸:

①一间本丸对应一位审神者,复数审神者/没有审神者存在的本丸会被当成实验对象监视。

②一般情况下不允许一个本丸内同一审神者的两把相同刀剑同时化为人形。

③面积大小和房间用途由婶婶者个人决定,拉电线和网线要和政府报备。

④流言中庭院里的巨大樱花树是在职审神者灵力的象征,审神者死亡樱花树会枯萎。政府没有否认。

⑤空本丸(没有审神者,刀剑消失/恢复沉睡状态)会被政府回收,获取数据后空置,之后投放各种实验品进行观察。


Q18:有脱离游戏本身的架空世界观的创作吗?比如现paro/魔法童话paro之类?

A:

有.......................


学paro,基本设定遵循晴葭的学缘paro 详细→企划地址

立志当上学生会长的人气模特小此木燐子成为了学院的高一新生,饱受注目的她为了更好的专注于选举和演技,向同班同学清光提出了装成男女朋友交往掩人耳目的请求......?

同样成为新生的四之宫筱夜逃了开学典礼在小花园沉迷掌机游戏,却遇到了同样逃了开学典礼出来寻找某个人的山姥切......

转入高三一班的塔崎祈千在第一天放学后就被热情的学弟鯰尾邀请参观学院,其实他的目的是......?


还有鶴婶,浦婶,数珠婶,以及隔壁家的一期婶和堀川婶,我编不下去了。


Fate paro,主从逆转

突发奇想参加圣杯战争的清光和享受战争的lance燐;

背负家族希望的鯰尾和搞不清楚状况的saber祈千;

首次参加的堀川家代表山姥切和无口berserker寕;

想要打破囚禁弟弟们的牢笼的大哥一期一振和神话archer艾丽卡;

搞事天王的流浪魔术师鹤丸和病弱assassin音希;

学院最强新人大和守安定和谜之rider绘湘;

源氏分裂之后选择复仇的膝丸和重伤前master髭切的caster吉千代。

——黑暗中的教会,数珠丸和Avenger阳乃正注视着整个城市的变化。

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未来......


Q19:创作到现在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A:懒死没药医,烂死没人救,糊死自己作,饿死算活该。


Q20:于是2017对自己的创作有什么新计划?

A:条漫,就条漫吧,然后明信片和钥匙扣。

当然都是不卖的( ̄。 ̄ )


最近的涂鸦集合

过年宛如废人所以基本都是瞎涂凑数

依旧婶婶刀刀婶婶

................似乎有一张因为yhsq被搞掉了( ▼-▼ )于是九张吧。


无意论。

*阳乃家的日常,真是就是日常

*OOC注意

*私设如山
*自由奔放

纯粹为了配图瞎掰了三千字




一个关于自以为是的故事。




*再讲一次很放飞很糊很没逻辑

*也再讲一次OOC



“我把药研弄丢了。”

音无阳乃面无表情的在备忘录上打出这样一句,然后又死命按下了退格。

深知无济于事她还是站起身,开始绕着那个巨大的灯型圣诞树走。



明明就是平安夜。

没有烛光晚餐,没有短刀们的笑脸,没有温暖的炉火和毛毯。

有的只是零下四度在空无一人的广场傻子似的绕着标志性装饰物跑圈的自己。

是,她犯了很多错误,比如带药研出门,比如没有教他使用电话,比如说自己说希望他快点回来。

比如信任他。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快要溢出的安心感让她从没考虑过万一,就算有什么万一他们还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然而现状是她在脑内心内叫了那个名字无数遍,零回应,明明在战场上连眼神动作都不用他就能直接到位按部就班。

虽然有些打击人,但是这就是现实。

刚入夜的时候她也做了一些挣扎,抓住各种各样无辜的路人问有没有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黑色头发紫色眼睛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

“是您的弟弟?”

“不,那个——”她话语中不正常就像是咬到了舌头,“对,是的……”

承认一种不是误会的误会真是艰难。

当然也有好心的人帮他找了巡警,但是药研严格来说是失踪刃口,所以很多事情也说不清到不明只能作罢,最后还是回到一个人在广场等到地老天荒。

绕呀绕,我的药研在何方呀。

绕到第三十六圈的时候她突然觉得累了,原地蹲了下来,看着电量所剩无几的手机。

现在是01:38


走丢这种事当然不会发生在药研藤四郎身上,除非他故意。

现在的情况他肯定不是故意的,也没有那个心思以及闲工夫故意。

她音无阳乃虽然是左手战斧右手巨弩的暴力份子但是外见还是一个细胳膊细腿的小姑娘,所以他还是会有一些常理内的担心。

要说犯错误的事他也有,比如信任她和自己的心灵感应。

在战场上屡试不爽,却突然在这里碰到了铁板。

他以为自己和她关系足够好了,这个以为现在看来要带上曾经。

——本来就是曾经呀,自从数珠丸出现。

把混杂的心思拉回,他看着溯行军的残骸眼神迷离,在现世的限制让他的力量无法发挥,就算已经是極刃在力量大幅下降的情况一对六也不是易事。

他只受了中伤,只是出血量吓人而已。

敌人不太正常,他觉得自己也不太正常。

他知道她很担心,他知道她一个人在广场上游荡很危险,他知道自己应该快点和她回本丸。

“偶尔也想任性一下。”

理由大概是这样,绷紧惯了的懈怠。

但是不行的。

本丸有大将任性就够了。

少女曾经半开玩笑的说快一年了你连我名字都没有叫过永远都是大将大将给了你这个权力为什么不用太浪费了,他笑笑回应平时没有必要而且现在时候未到。

“那你撒撒娇如何,比如叫我姐姐什么的。”

当时的药研看着她不像装出的认真的神情错愕了一秒,然后摇了摇头。

“大将不是一期一振,也不会是。”

这样说似乎不够委婉,但的确是她得寸进尺在先。

当然他到现在也没往下想大将除了大将还会是什么。

激烈的战斗让他现在的样子有些狼狈,开战前脱了外套现在还能穿回去遮挡一下腹部的伤口,虽然遮不住血腥味。

外套和毛衣都是她买的,当然她只是觉得好看。

一片狼藉中还能收拾出来的给弟弟们的礼物只剩下了糖果,当然也碎了大半。

他突然庆幸了一瞬间,给她的礼物昨天已经藏到了书房。




好不容易把弟弟们哄睡,厚藤四郎伸了个懒腰。

药研没回来他就是大哥,虽然这样说有些自夸的味道。

他其实有点嫉妒药研,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获得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包括阳乃的偏爱和阳乃的偏爱以及阳乃的偏爱。

羡慕是因为不平等,嫉妒也同样。

决定上个厕所就去睡觉却在走廊边上看到了正在赏月的数珠丸。

更正,是正在等人。

天下五剑的肃然和日莲之刀的清寂感让这位纤细的青年看起来出尘脱俗,他是欣赏不来这种仙灵之感但是偶尔还是会产生一些奇怪的错觉。

比如凌晨三点在赏月。

——现在大将和自家哥失踪还有心情赏月是否有些没心没肺。

人类身体自带的生物钟也在警告着他担心得不睡觉也不是办法。

数珠丸是大将的恋人呀,所以等到天亮也自然。

“啧。”

不小心发出了声音。

“厚君快去睡吧,”果然受到了注目,“在下来等就好。”

“叫厚就行,”他点了点头对自己突然搞出的动静表达了歉意,又补充道,“大将他们不会有事的。”

“当然。”

他其实不确定药研是不是喜欢大将,但是这种不确定让他对数珠丸的态度很容易表现在脸上。

不是不承认他,只是之前的种种让他有了药研稳赢的错觉。

想太多了,厚搓了搓鼻子,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第一百五十七圈。

她开始绕着圣诞树跑,不仅能暖和身体还能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然后她开始想等下看到药研了该做什么。

打他一拳?狠狠的抱住他?让他交出所有私房钱给自己买新鞋子?

跑到第一百六十圈的时候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回头,然后在广场的入口处看到了他。

可真是,等太久了。

少年在对她微笑,低头呼了一口气,重新抬头的时候扬起脸笑着,说哟。

她本来没打算哭。

“抱歉呐大将,发生了一些事情……先回去本丸,之后我会逐一说明——”

“闭——嘴——吧——”

少女仰起头,努力让泪水不再落下也装作生气瞪人的样子,一步一步走向他。

药研以为她会先打自己一拳再把自己的脑袋塞往她柔软温热的36E然后大吼着看中了新款靴子要他出钱买了算作赔偿。

但是并没有。

一步一步的过程意外的漫长,他无意识的后退了半步,想着也是太过刻意还是保持着现在的姿势看着她一点一点的靠近,看着眼中逐渐放大的她哭花的脸。

半天之前在书店她看着自己的工资卡只有120円的余额大骂出声,说着臭狐狸拖欠薪水下次看见一定要薅它的毛到秃为止,发泄完毕之后她对着书店收银员疑惑的目光只能掏出了另一张卡。

“大将也有私房钱么。”

他原本只是想岔开话题调节一下气氛,毕竟大部分的书都是为他们而买。

“……这可是我的救命钱!”

没想到会得到她这样的回答。

“审神者的医疗费用不是报销的吗。”

现在想来他觉得自己说得太过。

“当然是卸任以后的——”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少女别过了脸,将小票放在他手上,嘟嘟囔囔着记账拜托了。

药研也没想到自己会为了这种事动摇,所以也没想到溯行军会出现,所以也没想到会在凌晨三点的现世大街上看到她满面泪水的模样。

他似乎知道得太多,又好像知道得太少了。


返回本丸的时候还是惊动了所有人,少女几乎是扯着药研的后领扔进的手入室,取了手札和大家道歉并安慰道两人都平安。

少女身后的计时牌哒哒响并不像是在报平安,十几双眼睛的注目下她怒了,将手札啪一巴掌拍到了那个剩余数小时的倒计时上。

一番好意责怪之后刃群被她驱散,她靠着手入室的门一点一点的滑下,然后将脸埋进膝间。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她低声喃着阳乃不高兴了要恒次大人抱抱才起来,然后如预想那样被揽进一个微热的怀抱。

“还需要迟到烛光晚餐吗?”

“……嗯。”

第二天早上药研醒的时候身边只有厚,弟弟一手捧着砖头厚的英日大词典一手捧着清粥的画面让他大脑短路了一秒,然后噗的笑了出来。

“啊还能笑出来看来已经全好了,我去跟大将报告她的近侍已经活蹦乱跳迫不及待的想要进行24h远征了——”

“你等等,”他差点喷了,用一只手撑着身子坐起,“我饿了,你的送饭任务完成了。”

“早上退他们来看你的时候你睡得老死了。”

“哈哈,是吗。”

他想要接过碗却又被厚挡开,一脸狐疑却对上自家弟弟的冷漠脸。

“……难道这粥是大将做的?”

“是的话我马上给你喝,”厚犹豫了一会还是没妥协,“但是肯定不是——她昨晚在数珠丸房里过的夜现在还没出来。”

“那就安全了,毕竟她的水平我不放心。”

“——药研啊,秋田和我说想和大将一起玩。”

接过粥,他没有看厚,只是大口大口的喝。

“……”

“……”

“厚,”他放下碗,“我明白你的意思的。”

“你不明白吧!”

“你就是这样想的,我谢谢你为我不平,但是不需要了,我申请远征让大将把时间分出来。”

厚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药研这样的解读也没有问题。

人可以自私刃可以吗?

沉默许久之后厚终于放下了手上摇摇欲坠的砖头词典,道:“啊啊真是够了,明明跟我没关系!”

“是我太贪心。”

“对,对对,”下决心以后怎么都好了的厚藤四郎躺在榻榻米上,重新举起了词典,“你准备怎么补偿我操的那么多的心?”

“过分了吧?好吧,也是我的错……想要什么?”

“管理学和材料学的书。”

因为太不像付丧神会说的词语他还一度以为自己听错,稍微目瞪口呆于弟弟的成长速度,药研摇着头笑起来。

那笑容看起来太过无奈让厚又有了一丁点的迷惘,虽然一分钟前才说过再也不会管。

不会再过问,不会再在意,也不会再去想了。


End.


如简介所言是一堆人自以为是的故事。

每个人都有权力想太多。

短刀自带任性。


阳乃和药研两个人都很过分,对相互来说也是。

my困困超棒!壁纸♥╭(′▽‵)╭(′▽‵)╭(′▽‵)╯

困困的咸鱼本丸:

【刀婶注意】

久违的更新

雏菊 @这里是雏菊的本丸哒哟~ 和fafa @kazabana 家的非常可爱的两对(´・ω・`)

调了个real粉嫩的版本发上来 ´_ゝ`

感觉像在问自家主上在哪里?已经忘了一开始的脑洞(